首页 > 新闻速递

试析对公民自创姓名行为的法律思考

   姓名的主要作用是识别,但不健全的法律使得“姓名平行”大量存在。姓名权作为一项基本权利,即使引用公序良俗原则对其进行限制也应当区分“涉他”情况谨慎对待。法律没有禁止自创姓名,文化的约束力使得创新姓氏只是少数人的选择,从比例角度看,有序地开放公民自创姓名,并辅以适当规范加以引导,能够取得社会各方利益平衡,实现整个社会效益最大化。   论文关键词 自创姓名 基本权利 公序良俗 比例原则   一、问题的提出   被媒体冠以中国首例姓名权行政诉讼案 的“北雁云依”案因法律适用问题曾一度中止审理,5年后伴随着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姓名权立法解释的出台,该案又重回公众视野。虽然本案中法院最终以“自创姓名违反公序良俗且不存在其他正当理由”判原告败诉了结此案,但由于姓名权涉及公民基本权利问题,无论法院态度如何,有关公民自创姓名问题的争议不会停止。   公民自创姓名的行为一定会为法律所禁止?行政机关禁止自创姓名果真是为公序良俗?实践中的做法也不尽然。一般认为姓名包括登记于户口簿上的正式姓名和艺名、笔名等非正式姓名,而从古至今,中国的文人墨客、优伶艺人常自创笔名、艺名来取代真名,当这些通称家喻户晓甚至知名度超过真名时,尽管在法律形式上它们缺少户籍机关的登记记录,但学术通说 以及实践中普遍承认这些名人的“自创名”与经登记公示的正式姓名一样受姓名权的保护,从法律保护的效果来讲,这能不能理解为法律实质上变相承认或至少不禁止自创姓名行为,只是出于某种考虑在形式上缺少一个登记程序? 再如前几年在我国山东菏泽发生的200多村民因姓氏生僻被迫改姓事件 ,若从维护伦理观念出发,登记机关为何不允许保留村民原有姓氏以传承其中的文化内涵呢?村民若以此为由要求创立新姓算不算立法解释中规定的“正当理由”呢?与自创姓名有关的问题屡见不鲜,实践中的处理方式也不完全一致 ,笔者认为对此问题有进一步探寻的空间。   二、公民自创姓名是否违反公序良俗   (一)姓名权作为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其现状不佳   姓名权主要包括姓名决定、变更、使用三方面内容,而禁止自创姓名是公权力对公民姓名决定权的限制。我国现行《宪法》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虽然其中的“人格尊严”并没有指明包含姓名权,但就措辞而言,它“未像德国的‘人的尊严’那样, 可被视为处于宪法价值秩序或人权保障的核心地位之上。如果在严格的意义上而言, 它容易被解释为一项个别性的权利, 而与它最为近似的权利类型, 就是宪法上的人格权。 ”姓名权作为具体人格权的体现,属于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范畴,因此对公民姓名决定权的限制应受到来自宪法的审查。   现今,在不完善的法律设计下姓名权的保护情况并不算好,持续攀升的重名率使“北雁云依”案中吕某自创姓名的行为也变得不那么难以理解。“人的姓名旨在区分人己,彰显个别性及同一性,并具有定名止争的秩序规范功能” ,由此可见,姓名最重要的功能在于识别,即通过建立权利主体与抽象人格标志之间的固定联系来排除他人对自己权利的侵害。可问题是,姓名权作为一种人格权属于绝对权,但我国法律却并没有赋予其排他效力,《民法通则》第99条第一款对“姓名权”也只规定了“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并未涉及“重名”问题。如此一来,先登记姓名的人不能根据登记顺序排除后来人对该姓名的使用,一旦发生“姓名平行”问题,当事人也必须负有合理范围内的容忍义务。这样的制度设计从政府操作层面看无可厚非,但运用到实践中却会造成姓名识别功能被严重削弱。有报道称,某市公安在微信平台推出同名查询服务,结果该地区竟有 144个“马云”、82个“刘德华”、79个“黎明” ,如果有 万博manbetx官网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 万博manbetx官网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意甲联赛直播万博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官方在线客服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 万博manbetx官网也是经过合法注册、正式挂牌的【唯一正规官方平台】欢迎您的加入。条件将调查范围扩展至全国,数据还会呈几何式增长。   与十几亿人口规模相比,中国人可选用的姓氏确实太少,仅占总姓氏量不足5%的100个常见姓氏集中了85%以上的人口 。倘若堵死了创生新姓氏的法律途径,结果是公民不想重名就要选取生僻字,长此以往,户籍登记机关要么不断更新字库系统以保障公民权利,要么放任这种重名现象带来社会交往成本的增加,无论哪种选择都将增加公共负担。倘若没有更好的替代措施解决人多姓少的矛盾,一味禁止自创姓名从长远来看反而可能导致社会管理效率下降。   (二)公序良俗对自创姓名的限制   公序良俗作为一项基本原则,从来不是一个精确的法律概念。一般而言,“公共秩序当指由现行法之具体规定极其基础原则、制度所构成‘规范秩序’,它强调某种起码秩序之规范性。而善良风俗是指某一特定社会所尊重之起码秩序的‘伦理性’。”   所谓“起码”、“极其基础”,要求整个社会对此已达成有效的价值共识,乃至上升为一种“公理”。但本案既然成为疑难案件引发公众持续关注和讨论,恰恰表明对能否自创姓名这个问题社会成员并未形成普遍性意见。新浪网对本案曾发起题为“你如何看待父亲为女儿起名北雁云依,因无姓氏落户遭拒”的投票,结果显示约6成网民表示理解,认为如何起名是个人自由,敢于创新值得赞赏 ,这个统计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社会上大部分普通民众的感受和意见,表明人们对国家一律以公共利益限制公民基本权利的惯常做法产生质疑。   这其中就有人提出“自创姓名的行为并不会加害他人,不应以社会道德限制”,认为“任何人的行为, 只有涉及他人的那部分才须对社会负责。在仅只涉及本人的那部分, 他的独立性在权利上则是绝对的。” 笔者以为,对于公民自创姓名是否会造成有害他人的结果不可一概而论。正常情况下,由于姓名一般寓意着取名者的美好祝愿,公民行使姓名权并不会造成对他人的不利影响,但凡事总有例外,有时取名者因过分追求个性化,自创的姓名可能会让闻其名者产生愤怒感或侮辱感,这时国家就可以引入公共道德对这种不当行使权利的行为进行制止。换句话说,姓名权作为与“人格尊严”有密切联系的宪法基本权利,在法律上我们应本着实现“基本权利效力最大化”的原则对权利行使边界作尽可能小的限缩,即使是依据“公序良俗”原则对姓名权进行限制,也只能出于同类理由才能成立,即公民自创的姓名对他人的情感尊严造成侵害的情形。而这与本段一开始所提及的“加害原理”并不矛盾,“实际上,仅以‘他害原理’为基本人权制约正当化理由来考虑,对于反社会道德的行为,或许对‘有害于他人’的行为实行的制约可以正当化。”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