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赵本山联手潘长江让妇女流产

我国档案事业正面临着时代机遇和挑战,正逐步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正逐步从工业社会走向信息社会,进而走向“以现代科学技术为核心,建立在知识和信息生产、分配和使用基础上知识经济”时代。通过档案学术发展五大特征,我们肩负使命感,并经过对专门人才培养与储备等来深入研究我国档案事业。 关键词档案事业;机遇和挑战;专门人才培养和储备 1.跨世纪展望 中国档案事业正面临着时代机遇和挑战正逐步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正逐步从工业社会走向信息社会,进而走向“以现代科学技术为核心,建立在知识和信息生产、分配和使用基础上知识经济”时代;正回顾着即将过去20世纪,正接受着新世纪召唤。档案学发展需要理性总结和反思,同时,也需要对未来作科学预测和展望。 1996年在我国召开令档案界瞩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对世纪末档案工作进行了全方位回顾与展望。自此,总结和展望学科发展,推进学术进步,已成为我国档案学界研究人员重要课题之一。 2.学术发展五大特征 2.1深入细化特征 我国档案学科发展在几十年几代人共同努力下,初步构建了档案学框架体系和分支学科,这无疑是令人骄傲丰硕成果。但总来讲,它仍是一门年轻学科,还有许多空白和不足。随着社会经济、文化大环境发展变化与挑战,档案工作实际需要,档案学科建设与理论研究将呈现不断深化、不断细化特征。如在原“档案管理学”基础上,将分化出档案分类学、档案鉴定学、档案统计学、档案利用学等许多分支学科。同时,在档案管理学、科技档案管理学之外,又分化出企业档案管理、人事档案管理、司法档案管理、会计档案管理、金融档案管理等分支学科。在许多档案理论与实践结合点上,将会有许多更加深入研究和理论突破,如档案馆藏结构优化研究、档案工作宏观调控管理研究、档案工作社会化服务研究和档案利用与公布法学研究等等。 2.2吸收创新特征 档案部门前正面临着市场经济、信息社会、特别是知识经济大潮与挑战,以及高新技术应用与渗透,我国建立在过去计划经济基础上和长期经验式管理、手工操作和科技含量不高等一系列体制、模式、理论与实践方面就有许多不相适应之处。档案学研究作为科技知识体现,作为活跃生产力因素,自然应勇于承担知识先行职责。应采取吸收、引进、消化、渗透、移植等手段,充实与强化档案学科自身内涵,如合理运用科学学、创造学、成功学、协同学、运筹学以及控制论、系统论等学科成果,解决档案学科自身建设,解决档案学理论热点、难点与焦点等新课题。 2.3求实应用特征 近些年,档案学理论界开展了“档案学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大讨论,求同存异,取得了共识。理论产生于实践,又为实践服务;实践呼唤理论,理论是实践先导。档案学是一门应用学科,理论对于实践意义和理论与实践关系在档案学术研究中将进一步得到重视和体现。档案学这一门年轻学科,在世纪之交,其正确走向和真正出路在于真正解决档案工作实际问题,正确解释档案诸多现象,勇于接受档案实践挑战。 2.4零整结合特征 我国档案学术真正振兴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这些年来,档案学术研究发展有了长足进步,可喜成果。但在研究力量分布和课题计划、组织方面,总体来讲,还处在较为分散和自发状态。由于缺乏有效组织和集中研究力量攻关,一些重大课题研究显得薄弱和后劲不足,而一些“时髦”课题,往往出现重复现象,或一些课题由于能力所限而挖掘不深,制约和影响了档案学术水平和质量,对档案学科建设和进一步发展是极为不利。据统计,截止1996年我国各级档案部门档案专业技术职务“研究馆员”159人;“副研究馆员”2128人;“馆员”13186人;“助理馆员”14146人,“管理员”4688人,这些都是正在从事和潜在专、兼职学术研究人才。化零为整,协同合作,既具有现实需求,也具备了人才条件,这点,也为越来越多有识之士所认同。 2.5百家争鸣特征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档案学术观点和档案研究力量受中国人民大学档案系和国家档案局影响较大,这是很正常,因为这是新中国档案事业和档案学科以及档案人才摇篮和基地,这是值得肯定。但随着时代发展,随着学术进步,长期一个声音,一种观点,对理论研究是不利。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档案界积极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逐渐开始有了档案著作评述、档案观点评论,有了不同理论阐述,有了批评和反批评,有了争议现象,有了争鸣气氛。档案事业在进入21世纪时刻,学科繁荣是它一个重要标志。我国档案学界将更加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良好氛围和欣欣向荣景象,将鼓励人们在更大范围内开展不同学术观点交流、碰撞、批评与争鸣,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求同存异,达成共识,更好地促进学术发展。 3.对策 3.1肩负使命感 世纪交替为我国档案学界提供了历史契机,同时也向我们提出了挑战。我们肩负着历史使命,抓住机遇、迎头而上才是时代骄子。科技知识与人才培养是跨越世纪、谋求发展重要基础与必备条件,面对未来,我们既充满信心又感知差距。在信息时代,在知识经济即将到来时代,我们应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已经具备了迎接挑战能力与素质是否已掌握了先进科技知识、理论与技术是否已能够作为专门人才或业务骨干去完成档案学术研究诸多课题,解决档案工作实践所提出诸多热点、难点和焦点问题一句话,作为跨世纪人,我们是否充分做好了跨世纪各种准备清醒地认识自己,清醒地认识现状,清醒地认识未来,把责任感、使命感与时代脉博联系起来,与档案事业发展和档案学术繁荣紧密结合起来。 3.2倡导学习之风 学习是学术研究基础。没有广博知识面,没有专深业务水平,要想把我国档案学术研究发展引向深入,引向21世纪,是难以实现,至少要大打折扣。一方面,当今社会,知识更新速度越来越快,特别是以现代科技知识为基础和核心知识经济即将到来,向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更严峻挑战;另一方面,知识没有穷尽,学习永无止境。我们原有知识结构、知识层面、知识宽度与深度以及我们对新旧事物理解、认识等等都要发生深刻变化,要不断“充电”,不断补充“能量”,以求适应。 3.3加快人才培养 跨世纪事业需要跨世纪人才。专门人才培养与储备是事业发展、学术繁荣重要基础和必备条件。首先,科技进步日新月异,时代挑战迫在眉睫,高素质档案人才培养应加快步伐,加大力度,采取行之有效举措,快出人才,多出人才。其次,适当调整与改革人才培养理念与模式。一句话,强调能力培养,即工作能力,研究能力,表达能力等。中青年档案工作者则要在老一辈档案工作者言传身教下,虚心学习,继承传统,承上启下,有所创新。充分发挥青年人蓬勃朝气与创造力,在各自工作岗位中,结合工作实践,进行理论研究与探索,创造性地解决档案工作面临诸多新问题,创造性地完成跨世纪档案学术研究诸多新课题。科技增强国力,青年创造未来,“青年有希望,未来发展就有希望。”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