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雄安开展万米地下地质调查地上地下打造两个雄

死刑是一种从古代就存在的刑罚种类,随着人权观念的提出以及报复心理的转变,有不少学者提出废除死刑。在我国,随着《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的提出,死刑存废之争又再度受到关注。根据的相关刑法规定,可以了解到虽然我国刑罚体系设置完备,但在司法过程中并不能贯彻落实立法规定,从而出现违背死刑政策的实践。通过从各方面分析“严格限制死刑”以及“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针对其相应的不足,结合未来的国情,从而提出了我国死刑政策的改革及路径对策。 关键词刑罚死刑改革合理化 作者简介陈景锋,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侦查二科副科长。 我国从目前的政治、经济实际出发,在我国现阶段的死刑政策是保留死刑,但严格限制死刑,坚持少杀、慎杀。普遍认为我国长期以来的死刑政策主要包括保留死刑、坚持少杀、防止错杀、对少数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重视适用死刑等内容,此为传统的死刑政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传统死刑政策必定有所改变,在今后的司法实践中,代表限制死刑适用“少杀、慎杀”仍然要讲,但问题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讲,是站在肯定死刑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废除死刑的立场上,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两种场合下的“少杀、慎杀”同样都能体现对死刑适用的严格限制,但逻辑起点和前进道路不同将会导致不同的局面。今后的死刑政策应当在借鉴传统政策合理内容的基础上,本着人道、法治的精神形成理性的定位。 一、刑罚结构合理化 我国在刑罚设置中对于有期徒刑,刑法规定最高年,数罪并罚也只有年,在考虑自首、立功等状况后,犯人可能只需要服刑年甚至更少就可以释放。而无期徒刑虽然名义上是无期,但如果也考虑自首、立功等状况,无期徒刑也可能在服刑数年后被释放。 刑法中规定主刑包括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我国目前在刑罚中的设置上,明显有刑种之间的衔接缺陷。上面已经叙述了主刑是按照其各自的严厉程度由轻到重依次排列的,在五种刑罚中,死刑以剥夺犯罪分子的生命权作为最重的刑罚。然而国际潮流主张废除死刑,那么如果我国贸然完全废除了死刑,在该刑罚种类中最重的刑种就变成了无期徒刑。众所周知,在部分废除死刑的国家中最重的刑罚是终身监禁,虽然名为终身监禁,但存在这减刑、假释或者赦免,使得终身名不符实。在这些废除了死刑的国家中,也存在因为人权等问题而要求废除其最重刑罚——终身监禁。在我国,终身监禁就类似于无期徒刑,无期徒刑同样因为存在减刑、假释或者赦免使得无期为有期。现在有学者认为死刑是最重刑罚,没有尊重犯罪分子的人权而提出废除死刑,那么当废除死刑后,无期徒刑成为了最重刑罚,又有谁可以肯定没有人提出废除无期徒刑呢? 作为刑罚,其是为了惩罚犯罪分子,从而对世人有警醒的作用。根据当今国情,我国也不可能立即废除死刑,这也违背死刑政策。对于有期徒刑,法定最高刑和数罪并罚刑期应该适当有所提高,加强惩罚力度。而无期徒刑则应该分为绝对无期徒刑和一般无期徒刑。绝对无期徒,顾名思义是绝对不适用减刑,假释或者赦免的,除了该犯罪分子的犯罪事实被推翻这一情况外,凡适用该刑种的犯人将一辈子被关押在监狱;而一般无期徒刑就是像我国现行的无期徒刑一样,适用减刑、假释等,可以把刑期缩短。这样的设置更有利于国从存置死刑到废除死刑的过渡,而且绝对无期徒刑在长久的推行下,更容易让人接受,也可以产生威慑作用。 二、减刑、假释制度扩大化 减刑制度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刑罚执行过程的具体运行,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之“宽”的具体体现,但我国的减刑制度有其本身的弊端,我国的减刑具有不可逆行,一旦减刑即不可撤销,因而减刑之功能受到一定削弱。假释制度是一种典型的非监禁化措施。我国实行的是减刑为主,假释为辅的刑罚制度。 在相关研究指出,我国的减刑刑满释放人员比假释人员的重新违法、重新犯罪率高,大多数是累犯、再犯曾经是减刑刑满释放人员,这说明减刑刑满释放人员的整体矫正质量不如假释人员。减刑是监管机关对犯罪分子服刑期间表现良好而作出的,正因为是监管机关根据犯罪分子的外在表现,再结合主观因素而作出,圣人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监管人员也有作出错误决定的时候,不少犯罪分子深知道有良好表现可以获得减刑,然而即使因为减刑而提前被释放,但因为在他们服刑的时候,思想认识错误,刑罚的教育功能不能起到作用,导致部分犯罪分子再犯罪。但假释分子与减刑释放的人不一样,当假释分子在假释期间再犯罪,则立即被再次送进监狱。假释制度比减刑制度更能体现刑罚的教育功能,有利于犯罪分子的改造。因此重构减刑、假释制度,扩大减刑、假释的适用,更能改革死刑政策。 三、死刑复核程序透明化 时至今日,随着人类社会物质和精神文明的不断进步,死刑已逐渐被一些国家和地区废除和限制适用。我国作为世界上仍保留死刑的国家之一,与其他国家一样,对死刑的适用有着严格的限制并规定了专门的死刑复核程序,正如前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孙玉玺说的“我国刑法对死刑的判决做了极其严格的限制性规定,在司法实践中,量刑是非常慎重的,实行着严格的死刑复核制度。”回顾我国死刑复核制度的形成和发展,特别是在当今世界刑法立法日趋缓和国内立法日趋完善的背景下,结合司法实践中死刑复核遇到的问题,有必要完善我国死刑复核制度。 死刑作为刑罚的终极,其惩罚和威慑程度是其它刑罚方法所无法比拟的,因为其以剥夺人生命为内容。然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这就决定了死刑是一种无法补救的刑罚方法,因为人死不可以复生。因此,死刑一旦被错误地适用,就会带来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同时,由于死刑的适用是人的一种活动,而只要是人的活动,就难免因为种种因素的影响而出现失误。正因为这种特殊性,出现了适用死刑的特殊程序——死刑复核程序。死刑核准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从理论上讲体现了我国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从实践上讲,则有利于纠正死刑判决的偏差和错误,统一死刑适用的标准,从而保证死刑案件的质量,有效控制适用死刑的规模,对防止错杀,坚持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有重要意义。 死刑复核程序是一种审查核准程序,不开庭审理,不存在控辩双方的对抗,主要是书面审理。应当对其进行完善,加强其诉讼性,增加听取被告人及辩护人、公诉人意见的环节,使其成为能够充分听取控辩双方意见的程序。让辩护人和被告人加入到死刑复核程序更能体现该程序的透明化,避免了法院暗箱操作的可能性。 四、结语 我国古代传统法律思想就有“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的慎用死刑的思想,随着以人为本,尊重人权的类型观念逐渐被接受的趋势下,产生我国“少杀、慎杀”、“严格限制死刑”等死刑政策。打击和控制犯罪,保障守法公民权益,保障人权,永远是刑法最基本的功能和终极奋斗目标。死刑政策,也当然必须服务于这种目标,因此,死刑适用的宽与严,也永远是跟随时代的需要而发展。国际上不少国家是在废除了死刑的情况下,再次推行死刑的。因此,我国慎重选择适合现阶段的死性政策——“严格限制死刑”以及“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我国的死刑政策应该在坚持刑法最基本的功能和终极目标不变的前提下,对死刑政策政策从各面完善,以适应日后的国情。 参考文献 []周勇死刑废除之我见沙棘教育纵横 []余向栋我国现行的死刑立法与司华律网//// []彭浩中国死刑废存的若干问题研究湖南医科大所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孙廷然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视野下的死刑控制研究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钊作俊死刑限制论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叶慰论我国死刑政策的改革及其路径对策大众商务 []刘宁论我国死刑制度的现状与发展趋势山东行政学院山东省经济管理学院学报 []孙廷然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视野下的死刑控制研究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刘家琛当代刑法价值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

卧龙亭